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5

积分

0

好友

9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7-1-9 20:02:16 | 查看: 26| 回复: 0

灵犀殿内。

今日的灵犀殿内的奴仆都惶惶不敢多有逗留,只因里头的那位主子雷霆大怒,唯恐让自己遭了难。

然而那些奴仆不知道的是,此时闭阖的大门内却是另一幅景象。

岁灵犀显然心情不错,正拿凝香丹洗着手,而一旁的彩凤也是笑意吟吟地伺候着。

“主子好算计,这回不但血灵芝拿到手,而且还有了借口,将来好将亲事退了。”彩凤递上丝绢一方,给岁灵犀擦拭手上的水珠。“而且虞城的人还完全无话可说!”

岁灵犀抿唇一笑,眼神中满是智珠在握的自信与傲气:“楚二娘等了这一天这么久,我也算是成全一对痴心人,有何不可?虞上邪这样的男人如何能配得上我,也唯有楚二娘这般痴人才心心念念不肯放弃。”

“要说这楚二娘也真是,之前还嚷着要杀了虞上邪,原本一了百了的事情,怎么就放了虞上邪呢?”彩凤皱着香眉,满是不理解:“这下倒好,俩人一道疯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当年楚二娘被虞上邪背叛,又被虞上邪亲自剜去腹中胎儿,这般打击,其实她早已经疯了,只是一直隐忍着没有爆发而已。”岁灵犀道:“但三年后再见虞上邪,原本的恩爱,与之后的残忍就让她一股脑儿的发作出来。所谓爱之深,恨之深,反之,恨之深,也爱之深。说到底,楚二娘是一个痴情的女子,即便是这般田地,也还做着与虞上邪生生世世的梦。”

“这是心魔,主子相帮也帮不了。”彩凤道。

“其实虞上邪入魔也有好处,那就是虞城的人不会被彻底激怒,反而有惭愧和羞耻在其中,我将来退婚,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一旦死了的话,他们反而会把话说绝,一旦否认了这桩事情,甚至说是我聊城出尔反尔,那才是麻烦。”岁灵犀道。

“主子智慧通达,自然不是奴婢能想得到的。”彩凤顿时道。

顿了顿,彩凤又问道:“那接下来主子打算如何?”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找个人去虞城讨个说法就行,成与不成也不是虞天弓说了算的。”岁灵犀眯着眼睛,笑道:“我已经将血灵芝送去给父亲,只需要三五日,父亲就能够痊愈。不过那时候天下人还都以为血灵芝不知所踪,不知道父亲已经恢复修为,这就变成了我聊城的一桩底牌。”

“奴婢明白了,所以主子才以众妙花悬赏血灵芝,好将这烟雾散播出去!”彩凤也是聪明人,当下明白。

“虞上邪还不够,我要让整座虞城都要为虞上邪付出代价!区区一个虞天弓算什么?到时候也要匍匐在我脚下!”岁灵犀双目闪烁,好似利刃出鞘,锋芒毕露,根本不敢直视其目:“天下正要步入大争的时代,魔灾已经出现了苗头。师尊传了话来,说那魔云底下的大魔头至多再有两个月就要彻底复苏,其他几处有大魔头盘桓的城池或者地域三三两两也有绝世之宝的出现,冥月城甚至有古仙人的洞府出世,直到现在还在争抢。你道夙沙卿是去做什么,当真会为了什么魔族而这般频繁地出去?还不是为了那仙府内的宝藏!传说那可是蛮荒仙人王诛仙的洞府,只一个诛仙剑阵就足以让天下人挤破了脑袋!”

“王诛仙!”彩凤倒吸一口凉气:“史书上说,王诛仙可是到达了三十三品合道境界的人!那可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身杀气直逼杀神白起,可是最后还是在与大巫界一战之时陨落了。当时传闻他的府邸跳出三界去,根本无法找寻,居然在冥月城出现了?!”

岁灵犀微微点头:“与大巫界那一战之后,但凡是造化、天乘、合道、无间、归墟、永生这最后六个境界的大能全部死绝,唯有一个叫任云行的无间高手恰好领悟了归墟,才在最后死而复生,成了唯一留存下来的人。可是有趣的是,不过两年,任云行也消失无踪,至今不曾出现,早有人说他也中了大巫界的巫术,虽然是突破了归墟,可也难逃一死。”

“大巫界的确厉害,万人都不足的种群居然几乎毁灭了当初整个修真界的大能,连魔族、妖族、佛门也毫不例外,也幸好大巫界已经灭绝,当今天下再无巫师,不然恐怕又是一个灾难!”彩凤很是赞同道。

“王诛仙的府邸自有诸多高手觊觎,我当然不会去凑这个热闹。”岁灵犀道:“这段日子我发现,但凡有魔乱发生之地,必然有宝物出世,魔乱越大,宝物越强大,我聊城这朵魔云下的魔头比起冥月城的那尊还要强大不少,可见我聊城也必然有绝世宝物即将出世,我何必舍近求远?”

“主子是说,很快就会有法宝降世?”彩凤又是一惊。

“自然,这也是我千方百计要让父亲恢复,要灭了虞城的原因。魔云所在正好是在聊城和虞城之间,宝物出现在虞城的几率与聊城一样,我不可能让这宝物落进虞城人的手里,不然我聊城恐怕真的要落下这第一的位置!”岁灵犀一身杀气崩裂,好似随时要毁天灭地一般,简直可怖。就连彩凤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敢靠近。

“此事还是要从长计议,马虎不得。”岁灵犀很快收起气势,对彩凤道:“你再去套一套那个少忘尘的话,我需要太液丹来助我提升境界,大灾降世,修为一定不能低!”

彩凤微蹙峨眉,有些迟疑地问道:“可是现在那个少忘尘跟随在东来先生身旁,东来先生此人不好与,奴婢担心恐怕事情有变……”

“东来先生……”岁灵犀皱了眉,沉吟许久,才叹了口气:“东来先生的确难弄,他是北隅第一人,手中的势力要灭绝一座城池也绰绰有余,也不知道他看中了那小子什么,居然要亲自带在身边……”

彩凤见岁灵犀沉吟,也不敢多言,在一旁静静候着。

“先不管这些,你自去做事,只是尽量对少忘尘客气些,他有什么难处你竭力去帮衬。”岁灵犀道:“此子身上肯定有秘密,不然东来先生不会对他产生兴趣。只一点,千万别从他的口中探听东来先生,以他这般修为,便是你在背后说他的话,他也能推演三分,平白添了几分过节。”

“是,奴婢明白了!”彩凤点头,立即退了出去。

………………………………

少忘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相信东来先生修为高得离谱,能耐大得惊人,势力强得要命,可是他万万也想不到,那个懒惰地连走一步路都不愿意,看起来无比和蔼和煦的人居然会是当年刺杀老皇帝的人,是改朝换代的推手!

这种感觉让他浑然一抖,就好像原本跟在他身边的是一只小白兔,可有一天突然那只小白兔撕开了面具,居然是一头猛虎伪装的,这让他实在难以接受!

不仅是他,便是少挽歌和獠翾也是连连变色。

獠翾还好,到底年长些,也或许或多或少对东来先生有一丝半丝的了解,只是沉了一张脸,原本插在腰间的独臂也松了下去,明显有些势弱。

而少挽歌则是瞪大了水汪汪的一双眼睛,张大的小嘴简直能塞下一个鸡腿!

“原来紫衣阿叔有这般来头,也……也太厉害了吧……”少挽歌简直都要结巴了,懵了一脸:“咋还长得这样好看哩?不应该啊……”

“所以啊,你们跟随在东来先生身边,肯定也不是什么坏事!”姚军很是点了点头,道。

突然,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破开虚空直接降临到姚军的身上,压迫地姚军直接跪趴在地上,好似蛤蟆一般,连站都站不起来!

“东来先生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姚军吓得差点哭了出来,直接大声呼救,也不管这是否有失体统。

“喵呜,敢在背后说我家主子的话,你也是活得不耐烦了!”虚空中传来小雪儿蕴含怒火的声音:“还有你们三个,赶紧办事赶紧回来,再扯闲篇儿,本猫将你们的舌头割了,再切一手一足喂狗!”

“是,我们会抓紧时间!”少忘尘才有过心灵的震撼,原本还有一丝想要逃离紫襟衣的念头,这会子正是半点忤逆的念头也没有,直接一拱到底,行了大礼。

就连素来无礼的少挽歌也是如此,像模像样地行了大礼。

“饶命,饶命!”姚军还在求饶这,只这一会儿,就已经七窍流血,少忘尘看去,便知道姚军体内的骨骼至少碎了一半!

“哼,今天本猫心情好,再让本猫听见你碎嘴多言半句,不,一个字,本猫直接将你丢进罗浮战场,生生世世都别出来了!”

“是!是!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听见“罗浮战场”,姚军又是一抖,连忙道。

“哼!”

小雪儿这才消了气,一瞬就消了气势。

姚军顿时如烂泥一般瘫倒在地上,颤巍巍扒拉出一把丹药来,吃豆子一般地吞了下去。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血色,两股战战地从地上爬起来,闷声不响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擦去了面上血迹。

“你没事吧?”少忘尘迟疑着问。

“不妨!”姚军咧嘴一笑,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少忘尘了解姚军的心思,也不再多言,而是道:“那我就先去师兄那儿看看他那边如何,若是他能得空,便让师兄去虞城,若是不能,就请他想个法子。”

“好,好,多谢尘公子了,姚军致谢!”姚军感怀莫名,对少忘尘行了一大礼。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