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7

积分

0

好友

7

主题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7-1-9 09:02:11 | 查看: 21| 回复: 0

时间不大,早已紧闭堡门的城楼上,一个小头目拔拉开旁边伸长脖子观看的家丁,大喝:“何处钻出之野汉贼匪在此嚣叫?速速离去!莫等爷爷斩尔狗头!”

“哇呀呀!死泼皮!可敢下此与某大战?看某斩尔狗头!”

“呸!”小头目说完抬起手中短弓,搭弓上箭,一拉一放,一道白光射向平汉。平汉举枪一拔大骂道:“无耻小儿!敢战否?”

“汝敢上否?”两人打起嘴仗。

两人正骂得起劲儿,小头目身后响起一声宏亮的喝骂:“二子,休得无礼!滚于一旁!”一个头顶青冠,身着白色袍服的中年文士,走到堡楼正中墙边,低头往下看。

“诸位壮士!不于山中讨活,至吾王家堡所为哪般?”

平汉粗声回应:“吾兄弟于山中狼虎之肉食腻也!特至王家借粮万斛!”

“恐叫壮士失望矣!现今蛾贼猖獗,四处抱掠。吾堡内亦度日艰难,余粮不足!若借与众好汉,吾等岂非冻饿而亡矣!好汉于心何忍?况借粮万斛之多,恕某实难从命!……”啰啰嗦嗦一大堆。

“呔!”早就不耐烦的平汉打断他的话,高声大叫:“老儿休得胡言乱语!今某兄弟既至此,汝借亦得借,不借亦得借!否则……哼哼哼!”说完一挥手中长枪。

“尔等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公然抢夺!难不惧县令天兵赶至,叫尔等灰飞烟灭!”

一旁粉面小生急道:“爹!与此等狂徒有何话说!区区百十人,何不杀将出去!定叫众贼汉有来无回!且此剿匪大功亦……”未说完就被中年文挥手打断。

中年文士沉吟一下,又朝下面高声喊道:“吾好言相劝,尔等若不速速离去,休怪吾翻脸无情……”

“呸!某家爷爷正手痒难耐也!”

“哼!不识抬举!予脸尔不要!二牛,带众家丁杀出,一个不留!”

吱吱呀堡门大开,放下吊桥,一队骑兵轰隆隆奔出,后面紧跟着大批手持各种长枪短刀的兵丁,大叫着冲向王旭众人。

“全军退后五百步,骑军游走断后!”王旭大喊。于是杨凤率三十多名骑军射箭投矛,迟滞敌军速度,两轮后,未及敌军追到近前,即分成两路向两边奔去。

此时步军快速向后退去,动作迅速。高强度的训练,产生的效果确实不错。趁着杨凤等人创造的一点时间,马上撤到指定位置,并开始整队列阵。

盾军在前,这段时间赶制出来的蒙兽皮厚木盾,重重砸在地上,枪兵从大盾缝隙处伸出长长的大枪,短刀兵紧随其后,最后面的是狩猎队及弓兵,都手握长短弓斜指上方。只等敌军冲至近前。身处弓兵中间的王旭,眼睛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的王氏家丁。

本来在杨凤等人的箭支、投矛下,己经损伤了二十几人的众家丁,因倒地惨叫而引起的混乱,使向前冲击的脚步显得有些停滞。但随后一看见大批贼匪后退,又鼓起勇气在带兵家将的喝叱下,乱哄哄地追来,也不管两旁不断飞来的箭矢、短矛。

按照计划:杨凤带平汉、杜远、吴桓等一干武艺高强、擅于骑射的头领,率二十余骑待敌军大队追出,骑射几轮后,分两路趁王家堡门无法关闭,偷袭堡门。王旭领着剩下的牛大、李大目率众战兵,先示弱后退引诱敌军追来,后固守相持。等杨凤等人夺下堡门后,敌兵必定大乱,趁机掩杀即大功告成。

杨凤看到夺堡门时机已到,大喝一声:“杀!夺城堡!”二十多骑如杀神般,冲进还自堡内不断奔出的家丁中。一时间,未着任何防御的后队家丁,被杀的人仰马翻,乱成一片。纷纷向四面、堡内乱窜,杨凤等人趁势杀入堡内,边冲边吼:“堡门已破!众兄弟杀呀!”

王旭这里也陷入苦战,小小的“刺猬阵”里,前面顶盾防守的盾兵,屈身蹬腿,躲在盾后死死守护阵形,承受着敌军各种兵器不断盾牌上的力量。长枪兵在张壮的号令下,不断重复刺枪、收枪这两个动作。不时有敌兵长枪伸进盾后扎伤枪兵,轻伤的咬牙坚持,有缺漏的地方,牛大、李大目张弓及时补射,而后刀兵捡起长枪顶上。

阵前敌军已经在弓兵、狩猎队几轮箭雨下,倒了一片家丁,死的伤的横七竖八,惨叫声不断。幸好敌骑军未曾冲击大盾,否则恐怕小小的“刺猬阵”已经崩溃了。

敌带队家丁头目一看僵持不下,又指挥家丁从两翼攻击,兴汉军两翼没有大盾守护,防御相当薄弱。李大目急令弓兵向左,狩猎队向右,九十多弓箭手分两个波次,张弓不断射击。但家丁们仗看人多势众,虽有畏缩,但在家丁头目连续砍杀了几个落后者后,缓缓围上来。

两翼边缘的弓箭手顾不得上箭拉弓,只好扔弓抽出随身短刀,准备接敌肉搏。王旭见敌正面攻势稍缓,又从正面调来刀兵勉强抵抗。

情势已经万分危机,如果敌兵绕到后方攻击,战斗结果将不堪设想。情急之下,王旭拉住正要举刀冲向两翼的牛大、李大目,说道:“三弟四弟!汝来观之!敌军头目离此地不远,汝二人若能冲出阵外,以三弟之射术,当可一箭建功!杀贼先擒王,如能射杀敌头目,则敌军必生大乱!汝二人可敢领命?”

“有何惧哉?二哥在此观瞧!”李大目说完,二人拍马从左翼杀出,左劈右砍,敌家丁纷纷避开。

冲了一百多步,牛大冲李大目大吼:“四弟替吾压阵!”左手持弓右手向后一探,旋即张开大弓“嗡”地一声,一支带有三棱铁箭头的臂长白羽箭,带着呼啸声,闪电般射向敌家丁头目,射完后牛大看也不看,继续张弓,“嘣嘣”三箭分先后呈“品”字形射出。

敌将起初还冷笑二人狂妄冲阵,就算冲出来,这里还有五十多骑军,你以为你是“霸王复生,冠军侯再世”吗?正哈哈大笑间,其中一人忽然张弓向自己射箭,等警觉时已经迟了。第一箭本来射向咽喉,因敌头目稍偏一下,射在腮帮上,其余两箭正好全射在胸上,敌头目嘴里冒出一股血,含糊不清的喷着血沫子栽于马下。

李大目大叫:“敌将已死!兄弟们杀呀!”

正在此时,后方传来杨凤的大吼:“敌堡已破!”众家丁更是心惊胆颤,畏缩不前。正迟疑间,斜后方又冲来数十军马,这是那一小队巡逻骑兵领着辎重兵赶来,边喊叫边冲向堡门处。

众家丁再也坚持不住了,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快跑啊!贼匪太多!再不跑焉有命在?”呼啦啦,一瞬间众家丁如退潮般四散奔逃。

敌骑军在后砍了几个脑袋后,见无法止住溃兵,又见王旭指挥战兵喊着号子,稳稳向前堆进,也是心胆俱裂,不顾马前狼奔豕突的自己人,枪挑马踏地也逃了开去。

兵败如山倒,战斗很快结束,仅在堡内家主大宅处又遇到此许抵抗,但在弓箭手一轮箭雨下来,即告投降。

有人带路打开府厍,一堆堆粮食装满从堡内搜集来的大小车,一箱箱的金钱珠宝也全部搜刮了个一干二净,还有布帛皮甲等物资。整整装了一百多辆车,连几辆王家装饰华丽的马拉大车,也被拆顶卸板堆的高高的。众“兴汉寨”弟兄满心欢喜。

王旭来到跪下一片的王家众俘虏面前,说道:“吾‘兴汉寨’好汉只杀可杀之人,尔等王家欺凌乡里,称霸一方,恶贯满盈!某今日替天行道矣!”说完将众人指认的王家直系为恶者,三十余人尽皆砍下头颅,悬挂于宅门之上,并没有为难妇孺,下令回寨。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QQ:1718189639

回顶部